文摘: 西藏随想——秦平

翟二喜

很早便想去西藏,只觉得是件很遥远的梦。老是被身边的事所牵绊,耽搁下来。四月里一个星期几乎每隔一晚,使梦见自己动身去西藏,“去西藏,我要去西藏,”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清晰。西藏,“带着远古的呼唤”,呼啸而来。我感觉到了它对我灵魂的呼唤。想到骑行青藏,只是想进藏的路是用车轮丈量的,问了组织者——远飞鸟户外俱乐部,于是头脑发热般地决定骑行这段天路,显显个性。

经过处心积虑的“预谋”,骗父母说出差到西宁(与西藏一字之差)。豪情盖天却又惴惴不安地跨出家门,准备骑行青藏。可临出门一刹那,看到母亲写在案上的纸条,叮嘱我“路上要小心,不要跟人吵架,注意冷暖…”。当时所有的豪情,顿时灰飞烟灭,一种歉疚感溢了上来,“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我还是走了,而且一走便是20天。

开始飞翔在那片不一样的天空

到达格尔木是下午一点光景,迎接我的是高原刺眼的阳光和湛兰的天空。由于干燥,我的嘴角皲裂了……

出发那天早上八点,一行人满大街转悠,找吃的。天色很灰,嘴唇干得难受,有点怀念起湿漉漉的江南。好不容易,见一家小店生火,赶忙进去,南腔北调“老板,老板”一阵叫唤,“快点上粥、包子、还有茶。”虽说是粗茶,不过喝起来倒也爽口。至少满杯绿意,看来也赏心悦目。总想下手拿点茶叶用于以后的路上,苦于没有合适的时候,害得我这顿饭也没吃好,总在算计这件事。

刚开始骑上109国道,展眼望去只见戈壁和一眼望不到底的电线杆,不见一丝绿意。骑了没多久,便开始疑神疑鬼,总觉得自己该有点高原反应。心里慌兮兮的,觉得阳光特别刺眼,氧气特别稀薄,心跳特别的“扑腾扑腾”。坐在车座上,怎么着也不舒服,折腾来折腾去,却也骑了十公里左右。

太阳晒得厉害,前面队员的背影在蒸气里显得有点缥渺。四周很静,只有轮胎与公路磨擦发出的“沙沙”声。我的腿机械地运动着,脑子却是空空的,感觉时间都静滞了。这是不是“禅”的境界?

第一次看到雪山-玉珠峰就近在我面前, 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形容这些雪山,圣洁、纯净、神圣,似乎都不足以道。我激动得脑子都涨了,想喊,喊不出来,整个人傻傻地站着,只觉得自己的渺小。

记得在保护站坐在火炉边,真得很幸福。站里有两个野牦牛队员,都很年轻,20几岁,看过去却显苍老。很感谢“远飞鸟”让我们知道了还有这样一群可爱的人。想到更有许多人也不知野牦牛队是干什么的,可能还会跟公牛队等同起来。大家都是同龄人,我们在城市泡吧、蹦迪发泄着过余的精力。可这些队员拿着微薄的薪水,过着清苦的生活,还要随时冒生命的危险去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当时我问队员,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他腼腆一笑,操着不太流利的汉语说了一句令我汗颜的话“因为我愿意”。我沉默不语,在都市里,我们已变得很市侩,锱珠必较,而他们……

感受那片高原土地的一切

开始几天有点高原反应, 没有胃口,倒是灌了一肚子八宝茶。起身问伙计,那里有厕所,那回族伙计顺手一指广袤的戈壁:“随便”。天哪,这随便,当真是难为死我了。我们从小被教育不能随地便溺,在这里却是必须“随便”看来,我也得入乡随俗,随便了……

在二道沟吃饭时,看到打工的小姑娘长了冻疮,满手红肿,我叫她小姐,她害羞的一笑,“叫我小吴好了”。问她几岁,哪里人,她说“14岁,巴中人,过完年便在这里打工了”。我黯然,摸出口袋里的糖、巧克力给她。看着她拿着这些东西喜不自胜的样子,我却止不住的悲哀。城市里这样大的孩子还在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而这个小吴姑娘却在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为了生计赚钱。她才14岁,还是个孩子啊!或许她已习以为常。

安顿下住处后,我瘫在椅子上,不想动弹,高原反应又来拜访了。“院子里有两条藏獒”,陈淑桦进来,一脸的兴奋,“过去看看吧”。我小时候被狗咬过,心有余悸,还是不惹为妙,省得逃闪不及被咬一口。队员们似乎吃不下饭,在椅子上闭目。我却有种饥饿感始终伴着我,这是不是新的高原反应。下厨房,指导回族师煮了碗青菜白面,吃得有点喘气。可等大伙儿吃晚饭时,我又吃了不少青瓜。真怀疑身体某部分机能出了毛病。晚上不敢“随便”,害怕藏在黑暗里的藏獒。那晚终于可以泡泡脚了,盆大的出奇。倒了一锅水,泡了四双脚,真是太舒服了,久久不愿把脚从盆里拿出来。想到了前几天看的《贫民张大嘴的幸福生活》。我觉得现在就很幸福,过着简单的生活,长途骑行之后,有这么大的盆可以泡脚,还闻到咖啡的焦香味。半夜里,我睡不着,火坑太热,睁着眼睛。同伴有的已开始打起了呼噜,地动山摇。

在路上,我老念叨“快到安多了,快到安多了”。焦灼、渴盼的心情,只不过因为安多可能有地方可以洗澡。进了安多,前后只有两条街。街上有间澡堂,写着“清真淋浴”。管它“清蒸”也好,“红烧”也罢,终于可以好好地洗一下了。洗了个澡,神清气爽,总算有点人模人样。来时顶风,去时冒雪。回到屋里,雪已下大了。

那曲是个地区,109国道穿城而过。城里是土路,汽车开过尘土飞扬。既便如此,我也闻到了它城镇的气息、它的商业味儿,感受到了繁华的滋味。旅馆里的被褥、床单全是白色的,我傻站着,竟不敢坐下,太脏了我。窗外霓虹闪烁,而我却有种恍然隔世的味道。很想回家,不过我知道,在城市里呆不了多久,我又该怀念这里了,我们都不属于城市。

自由自在的远飞鸟

沱沱河桥是一座普通的水泥桥,桥边用红字刻着的“长江源头第一桥”使它变得不再普通。饮水思源,孕育我们中华民族的万里长江,它的源头─沱沱河,便在桥下流淌。在昏暗的天色下,这河水冻得有点发青。枝枝丫丫岔成三条支流,然后汇合起来。从小便从书上知道,长江的源头是沱沱河,发源于各拉丹东雪山。如今长大了,走到了儿时梦里到过的地方,长江水触手可及,河水冰冷。独自步行于河边,我亲近着它。汩汩东流的长江水,能一直流到我的家乡……

晚上,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离我特别近,却只认识北斗七星。夜间的高原天寒地冻,而我的心思,在这儿,简化到零。

天路仿佛没有尽头,一直向前。忽然想到伍思凯那首《寂寞公路》。我静静地坐在公路边,在这个天大地大的地方,没人来指使我,没人来打扰我,我可以自由自在地飞。一辆越野车,从远处驶来,绝尘而去,从我的视野里消失,公路重归寂静。

我骑上了唐古拉山

今天就要翻唐古拉山了,这是我们骑行海拔最高的山口,5231米。我有点怵,对自己没把握,能翻过去吗?路边有顶帐篷,附近有牛羊在吃草,酥油茶的味道在帐篷里弥漫着。这么一家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真的很羡慕他们。风太大了,吹得人喘不过气来,从包里取出毛巾,权充口罩,开始骑行。刚上路时,真不知该怎么骑,风太猛,我都蹬不动,只能象只蜗牛慢慢向上爬。这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我的思维变得有点麻木,不能想象这是在海拔近5000米的地方,进行如此剧烈的活动。越往前行,越觉得冷,真后悔没带顶厚帽子,能捂住耳朵的那种。

骑了也不知多少时候,那山口还遥不可及。见远飞鸟的陈扬过来,问还有多远,“不远了,没多少路了”,她安慰我们。听了这话,添了点希望,抖擞起精神,继续往前。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山口的风马旗(我似乎听到它在风中喇喇作响)、玛尼堆在冰天雪地里,特别显眼。我稍做休整,准备冲刺。

这条坡又长又陡,如今想来,还是那么没有希望。唐古拉山挟着亘古不化冰山的气息,迎面而来,我感受到了它刺骨的寒气。旁边冰山跌宕起伏,犹如骑行在海边。在炎炎夏日,想起唐古拉,心底止不住升起袭袭凉意。我一个劲地低头猛蹬,经过一番咬牙切齿地挣扎,终于骑上山口。那冰山延绵向前,宛若大海。景色瑰丽、雄浑。在白色的世界里,我冻得涕泪俱下。

因为膝盖疼,当天剩余的路程我没骑车。坐在汽车上,想起我翻了唐古拉,便没事偷着乐。这时透过车窗,看见旷野里三个朝圣的信徒每一步便全身俯地,在“磕长头”。他们衣衫褴褛,已分不清男女。藏民的宗教信仰充满了对宿命的认同,希望通过今世虔诚的礼佛来换取来生的幸福。他们的祖先手摇转经筒,口诵经文,顽强地从远古走来。在漫漫岁月,转经筒打破了高原的空虚,也创造了高原的孤寂。三个人仍然一步一拜,缓慢前行,何时才能到达他们心中的圣城--拉萨? 虔诚的面容、坚韧的信念,我不得不为他们的高尚与执着而动容。

自行车越野进拉萨

羊八井,很奇怪的名字,这里有地热温泉。可因为修路,未在那里逗留、泡温泉,匆匆上路。便开始了一段紧张、刺激的“高原山地越野”,路面全被翻起来了,道路颠簸、尘土飞扬,不时还要过个河,可大家骑得还蛮带劲儿,做梦也没料到最后一天的骑行,竟会如此精彩纷呈。我想,今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极限运动了。

距离拉萨约有30公里时,终于又见柏油路了。现在看到这109线,简直跟天堂之路一样。公路边栽着行道树,地里长着庄稼,景色跟前些天见的迥然不同,跟北方农村差不多。行人也多起来了,路上已有学校、邮局、银行,我们离城市越来越近,可我的心情却有点沮丧。进了市区,满眼都是人、都是车,竟让我产生了应接不暇的感觉。回到了城市,可我已不适应捏闸,对红绿灯反应迟钝,又要习惯遵守城市的规规矩矩。

膝盖一跳一跳地痛,体力似乎也到了极限。正恍惚间,听到郗占革叫我“布达拉,快看布达拉”。我侧首一看,它就在我的左边,夜色里它仍如此雄浑、庄严。在八朗学旅馆门口,钱虹抱着我说“到了,到了”,我的眼泪竟不争气地涌了上来,我哭了。晚上躺在床上,躯体仍一伸一缩地运动着,它不肯回到舒适的现实中来。

梦回青藏高原

离开拉萨的前一晚,我的眼泪如飞天般欢快地飞着。天空没有鸟儿的影子,可鸟儿已经飞过。

从青藏高原回来也有1个多月了,高原普兰的天空和庞大的山脉,不再成为我躯体能够触摸的土地。我所面对的已是城市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走在繁华的街道上,脑子却始终有一种恍惚飘荡的感觉。

我用文字展开了以高原的精神漫游。靠着它,我又一次走完了那片高原。

转自:http://www.chexie.net/world/tibetthink.htm

发布日期:2006年07月10日  所属分类:旅途  文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1. 夜夜星 5

    终于去了西藏了啊??????恭喜下!!!

  2. 竹篱笆 5

    好羡慕啊^_^

    向往去西藏已经很多年了,偏偏每年又都会有朋友拿着西藏的照片到处发…… 7月青藏铁路开通的时候着实兴奋了一阵子,说着“去呀去呀去西藏”,结果还是没能成行55555偶的西藏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