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人物」北漂IT男翟二喜:没有目的的旅行才是真正的旅行

翟二喜
摘要

6年,一个人,一辆单车,骑行30多个国家。今年“十一”长假,翟二喜踏上了南美洲骑行之路。他曾是一名“北漂客”,有着稳定的工作和可观的收入。然而他却辞掉工作,开始了一场没有归期的骑行。

本文由津云调查撰写。
原文网址:
新浪天津:北漂IT男翟二喜:没有目的的旅行才是真正的旅行
每日头条:「津云人物」北漂IT男翟二喜:没有目的的旅行才是真正的旅行
每日头条:「津云调查」北漂IT男翟二喜:我的骑行没有归期

附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lmmN1KHr8Q

6年,一个人,一辆单车,骑行30多个国家。今年“十一”长假,翟二喜踏上了南美洲骑行之路。他曾是一名“北漂客”,有着稳定的工作和可观的收入。然而他却辞掉工作,开始了一场没有归期的骑行。

准备了9个月的南美洲之行

10月4号一早,天津小伙翟二喜到小区楼下的早点摊买了一套煎饼果子,这也许是他未来两三年内最后一次吃煎饼果子了,因为他马上就要登上去南美洲的航班。

一套煎饼果子连带着家乡的味道一起下肚,短暂的休息后,翟二喜背起行囊,准备前往北京机场。接下来,他将要度过20多个小时的行程,从美国转机前往哥斯达黎加,拉开南美洲之行的大幕。

翟二喜说,他为这次旅行准备了9个多月。2018年初,翟二喜拖着跟随他骑行了一万四千多公里的自行车和六个负重减半的驮袋回到北京。他把自行车和装备寄存在了开车行的朋友林昊那里,只身一人回到天津的家。

离开家的时候驮袋满满,回家时空空如也,这多少有些落寞,但翟二喜却觉得自己很充实。他去了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独自一人骑行穿越日落大道,在尼加拉瓜大瀑布前吃早餐,在墨西哥城下支帐篷……

本来打算在家休整两个月就再次出发去骑行南美洲。没想到,回家容易出来难,家庭的琐事缠绕着他。不过他仍然没有放弃南美洲之行的准备,电子地图、导航、装备、体能训练等等一样没落下。9个多月的准备,终于能实现南美洲之行了。

在翟二喜出发前,津云新闻记者跟随他来到北京顺义林昊的自行车行。翟二喜饶有兴趣地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自行车和装备。

得知翟二喜要出发的消息,林昊特地将翟二喜的自行车重新调校。当调校师卸下翟二喜自行车前轮内胎时发现,上面竟然有6个补丁。对于一辆专业长途自行车而言,这么严重的磨损让调校师都有些心疼。

调校师介绍道,这种自行车内胎平均2000公里补一次,那么翟二喜的自行车至少骑行了12000公里。由于补丁太多了,调校师不得不重新更换内胎。

翟二喜的六个驮袋内全都是必备的装备:帐篷、睡袋、电脑、太阳能电池板、汽油锅,还有一把尤克里里……时隔9个月,这些装备“重见天日”时依然能看到当初风沙留下的痕迹。

就在翟二喜清理装备时,调校师已经为他的自行车更换好了内胎,刹车也做了调整。翟二喜迫不及待地试骑,刚刚骑上自行车,他还有些不适应,因为车上还没有装驮袋。

在骑行途中,六个驮袋的负重将近100公斤。这对车辆的把控和刹车的灵敏度要求非常高,对车胎的磨损也是非负重情况下的数倍。试车的结果让翟二喜非常满意,他甚至觉得经过调教后的自行车还能多带一个驮袋,这能为他储备三天的给养。

IT男辞职骑行,不想旅途有归期

今年39岁的翟二喜出生在天津,在母亲杨学惠眼中,上学时候的翟二喜是个宅男,最大的爱好就是玩电脑,平时都是约同学到家来玩,一个人很少外出。“小的时候不用像别的家长那样出去找孩子,就知道他不会出门,一准儿在家。”杨学惠说。

2000年,翟二喜只身到北京闯荡,虽然学历不高,但他却是个编程好手。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当了一名程序员。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代,程序员的收入并不低。

在同事杜英爽眼中,翟二喜有些另类。他不是科班出身,没有高学历,但编程技术一流。有趣的是,他工资不低却不去租房子,而是在公司支帐篷当家。杜英爽觉得,翟二喜的性格就是自由随性,不愿意受条条框框的牵绊。

2001年,公司组织员工从北京骑车去北戴河,翟二喜也在其中。但他没想到,全公司只有他和另外4个人全程坚持下来了。这次骑行让翟二喜看到了日出的地平线,看到了清晨高架桥上的火车,还有不知名的山村里生活着的人们……

那次骑行,让翟二喜觉得,原来生活中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这么多在拥挤的地铁里和方格写字楼里看不到的东西。于是,他喜欢上了骑行。八达岭、居庸关、野三坡,北京周边都留下了翟二喜骑行的足迹。

随着骑行的地方越来越多,翟二喜的心也越来越“野”。2006年,翟二喜想骑车去珠穆朗玛峰。出发前,他向公司主管辞职。而公司主管想挽留他,可以给他三个月的假期。然而,翟二喜却说自己的骑行不想有归期。

就这样,翟二喜辞去了工作,离开了喧嚣的都市,一路向西出发了。路上遇到志同道合的骑友,还有一路的风景。到了珠穆朗玛峰后,翟二喜突然觉得接下来的旅行没有目的地了,然后就漫无目的地继续骑行。这种骑行方式让他体会到了旅行的快乐。“没有目的的旅行才是真正的旅行。”翟二喜说。

在接下来的几年,翟二喜骑行了南亚、西亚、非洲、北美洲等30多个国家。不同地方的不同风景,不同地方的不同人文吸引着他前行的脚步。

骑行编程不差钱,朋友助他实现梦想

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中长途骑行,总能遇到困难和想象不到的危险。2013年,翟二喜在约旦的死海边骑行,突然十几条狗向他冲来,领头的狗一叫,所有狗纷纷往上扑。

翟二喜用自行车挡都挡不住,只好弃车而逃。直到狗主人及时出现,才帮他解了围。在多次经历之后,他还专门写了篇文章,总结出一套“挡狗经验”。

骑行中往往遇到恶劣天气,狂风暴雨,降雪冰雹,在没有人烟的戈壁,在没有路的荒漠,翟二喜凭借多年的骑行经验一一闯了过来。不过,骑行中最困难的还是经费的问题。长途骑行是个烧钱的运动,那么辞掉工作的翟二喜,骑行的经费从哪来呢?

杜英爽告诉记者,翟二喜不缺钱,他凭借编程就可以在路上赚钱,而且有很多公司向他下单,翟二喜只要带着笔记本电脑,在骑行的路上就能赚钱。何况翟二喜本就有很多网络域名,卖掉其中一个,都能支持几年的骑行开支。

尽管如此,翟二喜仍然和朋友“哭穷”。就连从天津到北京的火车还要坐绿皮的慢车,就为了节省20多元的车票钱。不差钱的翟二喜经常“坑”朋友,从朋友那里获得了不少的资助。

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负责人魏曼农就是资助者之一。逢年过节,魏曼农都会给翟二喜打一些经费。林昊给翟二喜资助了自行车,就连同事杜英爽也资助了不少。当年翟二喜辞职时,公司的老板还资助了他6万块钱。

这几位资助者告诉记者,他们资助翟二喜是无偿的,不求任何回报,而且愿意长期资助他。杜英爽道出了缘由,资助翟二喜的人都是喜欢旅行的人。不过,考虑到家庭、工作等原因,他们没有翟二喜这样的勇气,能够以年为单位,跨越大洲骑行。

翟二喜的旅行实现了这些资助者的梦想,能够分享翟二喜的旅途见闻,是令这些资助者们感到非常幸福的事,所以他们愿意掏钱帮助翟二喜实现梦想,这也是在实现他们自己的梦想。

关于婚姻:希望对方能接受骑行

39岁的翟二喜至今单身,婚姻和孩子是他逃不掉的话题,这个话题在家里更是个敏感的话题。母亲杨学惠告诉记者,从十年前就有人给翟二喜介绍女朋友,可他却不和女孩见面,要么就是勉强见一面后不同意继续交往。

本来以为当时孩子年轻还不想考虑婚姻问题,可如今翟二喜已经到了不惑之年,杨学惠年逾古稀。儿孙绕膝是杨学惠日夜期盼的事,但她却做不了翟二喜的主。

魏曼农、杜英爽多次给翟二喜介绍女朋友,可翟二喜漂泊在外,居无定所,让很多女生望而却步。翟二喜告诉记者,他并不是反对婚姻,而是希望对方能接受骑行这项运动。他希望带着女朋友一起骑行,哪怕是几天的短途骑行,至少,双方应该有共同的爱好。

杨学惠担心自己年纪大了,将来无法照看孙辈,但翟二喜和杨学惠的看法有些不同。翟二喜觉得自己能照顾孩子,他不希望自己像现在的大多数人一样,从孩子出生起就考虑喝什么牌子的奶粉,上哪个学区片,买哪的房子。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活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中。

在出发去南美洲之前,翟二喜应邀参加了天津广播电台相声广播《笑笑江湖》栏目,在分享骑行经历的过程中收获了多位粉丝。几年来,翟二喜在社交网站和朋友圈分享骑行经历和摄影摄像作品,获得了上万粉丝。

中央美院在读的宋春雨就是“翟粉儿”之一。在宋春雨看来,人的经历越丰富,灵魂越厚重。骑行能让人慢下来细细品味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让人回归自然,融入不同的生活。这种生活方式虽然看似离谱,但真的经历了才能知道它的意义。

粉丝的支持,自己的梦想,母亲的挽留,让翟二喜矛盾着,却又坚定着。在分别时,翟二喜告诉记者,南美洲是骑行者的天堂,那里有安第斯山、亚马逊平原……他暂时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也许有一天在安第斯山下看日落的时候他会想念妈妈;也许他会在某个地方停下来邂逅一段爱情;也许他会在某个地方停下来寻找一份工作开个小店。总之,他坚信,再次回来时仍然少年。

(部分图片由翟二喜提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