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IT男辞职环球骑行 曾遭十余恶犬扑咬

翟二喜

图中这位骑行者名叫翟二喜,在他面前,十余条狗正呈包围队形,虎视眈眈地向他逼近。这仿佛是电影里的场景,却是他旅途中的生活片段。倘若没有那段北漂的经历,天津人翟二喜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骑行结缘,更不会下定决心离开北京,踏上一段让其他人都觉得天马行空的环球骑行之旅。

2001年,在北京从事IT行业的翟二喜,和同事们一起参加了公司的素质拓展活动——从北京骑行到北戴河。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清晨,骑行在队伍最前方的翟二喜看到了一幅无比美丽的画面:日出的微光慢慢从地平线扩散,天空渐渐发白,前方的高架桥上突然穿过一列火车。“那一瞬间,我爱上了骑行!”

越来越多地参与骑行活动,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更加硬朗,视野也更加开阔。他曾和朋友一起挑战过川藏线,也曾在休息日从北京骑车回天津老家。在一次次旅途之中,他改变了对生活的期许,感到有更多有趣的东西在吸引自己。(2006年9月,珠穆朗玛峰大本营)

2012年,翟二喜辞去北京的工作,撕下了“北漂技术男”的标签,开始让自己的每一天都骑行在路上。他最先从东南亚出发,骑行过南亚、西亚、非洲等地,不同地方不同的风景、不同的风土人情,令他着迷。(2013年11月,约旦)

在越南,他用现学的当地语言与小店老板砍价,没想到真的谈成了,省下不少钱。在非洲,他遇到许多热情友好的土著,他们觉得翟二喜与在当地工作的其他中国人不一样:“很多中国人都很内向很腼腆,不爱笑。”(2014年3月,埃塞俄比亚)

3年下来,翟二喜的积蓄虽然花光了,但自行车的车轮却停不下来。2015年11月,他又从加拿大多伦多出发,开始了美洲的骑行之旅。从加拿大横穿美国,进入墨西哥,到达中美洲四国。这段旅程,他断断续续骑行了两年时间,长达1万4千多公里。(2016年9月,美国落基山脉)

一辆单车,六只驮袋,袋里装着帐篷、睡袋、电脑、衣物、做饭用的汽油锅,还有一把尤克里里……整套装备下来近百公斤,这是翟二喜旅行中的全部家当。(2016年10月,美国66号公路)

他不太喜欢对骑行线路做过多的事先计划,走哪条路,遇见哪些人,是否要和“驴友”们结伴而行……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随缘”。没钱了,翟二喜就在一个地方待几个月,打打工挣点路费,继续上路。(2017年1月,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

“骑行的最大乐趣,就是那些从没见过的风景。”他骑过苍茫的戈壁,越过辽阔的草原,征服崎岖的山路……在山顶安营扎寨,用镜头记录活火山的喷发过程,在墨西哥见到几层楼高的“巨人柱”,还曾在南非和一群好奇的公驴企鹅玩起自拍。(2015年1月,南非赛门湾)

在这次美洲骑行中,最让翟二喜震撼的,是在墨西哥所领略的特奥蒂瓦坎、阿兹特克以及最有名的玛雅等美洲文明。他走访了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古代遗迹,大量的建筑、雕塑和艺术品令他着迷。他还曾在一个小博物馆里,发现一尊据说是公元前的名为“中国老人”的石像。(2017年3月,墨西哥城人类博物馆)

热爱学习语言,喜好与人交流,让翟二喜在旅途中结识了许多有趣的伙伴。这是他在墨西哥骑行时,遇到的一对带着狗旅行的法国夫妇,他们同行了十来天。这对夫妇将狗狗训练出了许多野外生存技能,甚至能够让它听从指令贴着路沿行走。(2016年12月,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

翟二喜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个夜晚是在帐篷里度过了。他说他最熟练的西班牙语就是:“我能在这里扎帐篷吗?”他也总结出一套扎帐篷心得:加拿大可以在公园里扎营,美国则不行,但一般可以在街头露宿。拿不准的话,问警察,一般都能提供指引。(2017年6月,危地马拉“水火”火山群)

加油站是个理想的借宿地点,因为通常都能获取干净的水源和免费的电力,唯一的缺点是不能生火做饭。在萨尔瓦多,翟二喜在一个加油站搭帐篷的时候,遇到一位大巴车司机,他过去搭讪却越聊越投缘,以至于司机临走前觉得相见恨晚,还去便利店给他买了水和食物。(2017年6月,萨尔瓦多)

在长途跋涉中,翟二喜也遇到过一些极端天气。在美国伊利诺伊州,一阵阵强风好几次把他从道路一侧吹到另一侧。而在中美洲,他则遭遇了连续一个多月的阴雨天,一车行李从里到外都发霉了。变化多端的天气,为他的旅程带来别样的色彩,这是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拍摄到的闪电雷暴。

而跟形形色色的狗打交道,更是他骑行途中的家常便饭。2013年,翟二喜在约旦的死海边骑行,被十几条狗包围,领头的狗一叫,所有狗纷纷往上扑。他用自行车挡都挡不住,只好弃车而逃。直到狗主人及时出现,才帮他解了围。在多次经历之后,他还专门写了篇文章,总结出一套“挡狗经验”。(2013年11月,约旦)

一直在路上的翟二喜,至今依然单身。在中美洲,他也有过一次邂逅,但那位姑娘是坐车旅行。“人家两个小时就能到达我两天之后的目的地,等我追到那,她又已经在我一个月后才能到达的地方了。”他遇到过不少结伴而行的情侣,也期待能够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姑娘,一起完成未来的旅行。(2017年5月,墨西哥韦韦德南戈金字塔)

今年春节过后,翟二喜就准备再次启程,踏上南美洲的骑行之路。这些年来,他已经骑行过30多个国家,接下来还计划去欧洲、大洋洲。各大洲都转遍之后,他还想尝试一些“新玩法”,比如去各个海岛上都转一圈。(2014年4月,埃塞俄比亚与肯尼亚边境)

在不同国家骑行,让翟二喜见到了不同风景,认识不同的人,也领略了各式各样的生活方式。如今,他生活的关注点也与同龄人所关注的“挣钱”“买房”“养孩子”有着极大的不同。他持续用文字和图片,记录下旅途的经历,在一条朋友圈里,他这样写道:“愿你们都继续过上,我从未看见与理解的生活。”(2016年10月,美国犹他州)

他从不去想以后没有钱养老的问题,也对养育孩子有着不同的看法:“我曾在路上遇到过一对带着孩子旅行的外国夫妇,他们的两个孩子就是在路上出生的。孩子们一边旅行,一边成长,比起中国那些周六日都泡在补习班的孩子,看上去快乐得多!”

(津视121期·腾讯大燕网出品 图/翟二喜 文/钮雅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