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天门走路到沙坪坝

翟二喜
摘要

……滨江公路上除了滨江和公路啥都没有,越走越没劲,要不然前面有轻轨的地方坐到大坪去从那接着走?可是,黄花园站没找到进站口,到了大溪沟站已经过了末班时间了……命运让我一直走下去。

别看标题瞎吹,没走成的。

本是想明天坐火车离开这个城市,但好客的朋友要我再待两天带我转转。

在朝天门发呆结束后,就要找找住处,其实随便住哪都行,在网吧待个通宵都行〔虽然并不需要上网〕,关键是明天和朋友定了去磁器口,住回沙坪坝似乎更方便一些。

看看朝天门的游船、客船票,门口拉客卖船票的神神秘秘的真是不老少。国营售票处客船到宜昌的散坐价是一百六十多比那边旅行社的客船散坐还要贵二十。游船没有散坐只有包箱卧铺,最便宜的两百一还是三百来我忘了,印象深的是那沿途景点的门票价,一个三峡大坝的门票就要一百六十五,疯了阿,这够我在满是峡谷的大渡河边吃五十五份肉丝炒饭了。

游轮、宾馆拉客的好烦,促使我萌生了走路回沙坪坝的念头。约四年零七个月前,在北京就是因一个突然念头,晚上十点多开始从王府井开始走了十五公里用了三个小时回到苏州街。这就叫变态。 沿着嘉陵江边走。经过前些天从上面到过的悬崖古镇洪崖洞,晚上灯火通明,那洪崖滴翠的小瀑布没了水--原来是人造的。能看到听到一些废水哗哗的流入嘉陵江,这些废水不知有没有做过净化处理。

滨江公路上除了滨江和公路啥都没有,越走越没劲,要不然前面有轻轨的地方坐到大坪去从那接着走?可是,黄花园站没找到进站口,到了大溪沟站已经过了末班时间了……命运让我一直走下去。

从嘉陵江大桥绕回两路口,这边又能看到长江了。火车站就在落差几十米的下面,下火车站的大扶梯早就关了,我也不知要是到时骑车去火车站从哪下去。

走向峨岭,这里能从高处看到火车站了。……,下起雨来了,不小,倒也不大,可是很快能将衣服裤子打湿。重庆的雨很脏,至少比西藏、滇西北的雨脏多了,前些天骑车进城时被雨浇了一阵,外衣上就脏的不行了

待续……

续……

用手机写这东西很容易会发困,昨天写着写着又睡着了,偶尔醒来赶紧把写好的上传了。

话说昨天走到峨岭下雨了,不知下到啥时候,雨中前行看到直行去往大坪的路牌。往前过了大坪就是高新区了,到下午在石桥铺看到的有招待所的那一带还有段距离,而雨似乎一时停不了。听朋友说这段时间是重庆的雨季,常会下雨。

看到还有夜班公交车〔站牌上可没有写〕,于是从天桥过到顺行到的公交车站。说到这天桥,除了大的交叉路口上,很久都见不到一个让行人安全过路的设施,刚才在滨江公路上也是。

没等多久就来了去沙坪坝的车。

同步链接:http://notemper.spaces.live.com/blog/cns!3131D6B4841002D6!129.entry

发布日期:2006年11月24日  所属分类:旅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1. sy 5

    说实在的,你是有点怪,有点变态,跳跃思维的人,好玩极了:)

  2. Dong 5

    在陌生的城市游荡,这种感觉我经常有,几次去陌生的地方,闲着无事,我就走出住的地方,在城市的街头行走,没有目标,没有尽头,想往那个方向走就往哪个方向走,看身边或忙碌或悠闲的人们,仿佛自己是天外来客。有时候走的很累了也不愿休息,不愿坐车,可能找个街头的椅子坐几分钟,或者找个肯德基喝被咖啡,然后继续无目的的走。最大的孤独是身处在一个没有朋友的城市的最热闹的街头。

  3. Dong 5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起阿甘正传,想起他在美国的公路上奔跑,没有目标,只是跑,只是跑。这种时候可能会把很多记忆深处的东西呼唤出来,小学、初中,不上课的下午。初恋的羞涩,热恋的眩晕。。。

  4. 没2x 5

    “最大的孤独是身处在一个没有朋友的城市的最热闹的街头”,是阿,这一路上的大城市只要有个朋友就想在那多待几天,否则就想匆匆离去。在中甸、在丽江、在成都、在重庆也都是因为有朋友我才停下脚踏。跋涉似的信步旅行正像阿甘的一生一样无忧无虑、自在漂泊。一个人的旅行,在寻找孤独、回忆人生的时候也同时会体会到“朋友的味道”